我到过很多村寨、山头,常常被长在村头、寨中、峻岭、绝壁的大树和古树、怪树吸引,她们基部龙盘虎踞,枝干苍劲,如幽谷腾蛟;她们枝叶繁茂、华盖如亭,错落有致,欣欣向荣。春天里,组成深绿、浅绿的翡翠树冠,在潇洒如韵的细雨中勃发,在干与枝的摇曳中,酣醉在云雾里。到了严冬,这些大树、古树、怪树脱衣换锦、从干到枝头,刚柔劲道、缠绵曲折的线有序 向外延伸,如金龙巨爪伸向云端,有风经过,灵动舞起群山,呵护着泽润着袅袅升起炊烟的村庄,呼喊着耕耘原野的人们,其美妙空灵、动人,无法形容。
    尽管如此,我还是更着迷于那些大树、古树、怪树的沧桑之象和泽润气紫之态,我在想要是有形比其小的这种树栽入盆中,置入厅堂与庭院,那该是怎样的一种情景呢?我花了很多精神,实践了这一想法,可要做到树的神似和感悟中的心动却不是那么的容易。从树桩到假植到定栽,从切枝蓄干到控水摘心,做到心中有树而修剪,把整个树置于画中,视高远而取势,见平远而确定树冠错落,从空间角度上看不使一枝线重复其形,不使一空间走出画外,当然还有很多的细节,不仅如此,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求及空间上的变化与灵动,围绕经历、磨砺而创伤、愈合,求的沧桑感,求的灵动感,这样做后,我见到了树桩盆景感觉神似我心中的大树神韵一、二分。
要使盆景中的大树力拔山兮气盖世,就须有根盘紧抓大地,如盘龙巨爪抓拿;要使大树携星伴月摇九天,树干出土后除了逐渐细小而扭向,除了经营好错落分部于各个方向部位的树枝,还须有完整的树梢;要使大树蜿蜒灵动,四顾原野,树干出土就弯,回向出枝旋转归一就非常必要。枝叶过少难见其荫,更不用说泽润生紫气了,叶茂如团不见筋与骨,就不见了精气神。虽然画理说树干着枝二、三自成树,点划七、八点即是叶冠,但作为树桩盆景氛围,读者更需直面空间中的更多的点与线相辅。因此缩短节间,萌求更多的细枝变化才能产生韵味。如上所说是人们,特别是先人们对树桩盆景审美中早就总结的基本原理。人们,特别是先人们感觉到的自然中的美的沉淀、总结之言,是人们的精神、文化、人文积淀,这种积淀的传承与发展使每个观察的主体对自然的审美形成特有的理念,即主体对客体的要求,达到所寻求和创造的美这一客体对视觉主体的满足,这是一种人与自然的人文高一级的理念。把山河搬到室内和庭院,从而提起绿色而劲道的精神,这是生活质量提高的一侧面反映。既然如此,应该说树桩盆景中有如此之多的人文因素,如果说脱离了审美的人文因素,所塑造的树桩盆景就无美之谈。诚然,物有万象、万象皆自然也是一种美,那是宏观之感觉,大地之美,观景之美,而树桩盆景界定的是大树植于小盆的景,一个观其一物而见自然的美,这种美的自然使每一个观察的主体产生感觉的美的形态是因人而异的。创造这种美的作者往往把他所作的盆景精神给予提炼,命其题名寻求大众的品评,这是一种审美理念互动关系,这种互动是人与自然融入社会的和谐之举,它起动的是人尊重自然,敬重自然,寻找自然。

Copyright (c) 云南省花卉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2006006号 Email:1486151254@qq.com
地址:昆明官渡区世纪金源国际商务中心3号楼21A 联系电话:0871-67372469
网站建设技术支持:昆明天度网络公司